•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衛祥云文章

    我的研究純屬巧合 ——為《產權的邏輯》出版發行而作
    [2014-10-24]
     
     
        六年前,即2008年我在《新視角》雜志發表了《國企改革要有新思路》一文,在提出對國有企業改革分類管理的同時,明確提出要對公益性行業和自然壟斷性行業的國企高管人員實行“準公務員”管理。并認為部分壟斷性國企的高薪問題引發了嚴重的社會問題,人民群眾意見很大。這種現象亟需改變。
     
        2013年4月,我研究國有企業改革問題的代表作《國企改革新思路》一書由電子工業出版社出版發行,社會反響強烈,書評如潮,大多數評論持肯定意見。此后,我曾在能源、電力、石油、電信、鐵路、商貿和食品行業等國企改革論壇發表演講,并接受了“財經網”、“和訊網”、《東方早報》、《南方日報》等媒體的專訪,表達和傳播我的觀點和思路。
     
        2014年9月,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央企業管理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據媒體報道,適用此方案的企業總計72家,具體包括由國務院國資委履行出資人責任的53家央企,如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動等,以及其他金融、鐵路等19家央企。主要改革內容為:央企和國有金融企業主要負責人的薪酬將削減至現有薪酬的30%左右,且消減后不能超過年薪60萬元。為此,人社部、財政部會同有關部門出臺了相關改革意見。至此,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的薪酬改革正式拉開帷幕,改革內容與我五六年前的研究觀點和思路不謀而合。
     
        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以前,我曾發表了關于中國土地制度改革的系列文章,提出了確立土地改革的“二元思維”。明確提出:“即使今后集體所有土地確權到人,也不能稱之為私有化,而應該稱為民有化。這樣,國有和民有兩種土地制度就可以并行不悖。”有關觀點和文章已收錄在中信出版社最近出版發行的《產權的邏輯》(2014年9月第1版)一書中。
     
        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發布以后,關于土地和國企改革等60條改革舉措深得人心,尤其是關于國企改革的舉措很到位。我認為中央《決定》已做了正確的事,下一步就是各級政府和國企如何按照中央部署正確做事了。但是,我也認識到《決定》中關于土地制度改革的表述很不明確,給今后的土地制度改革埋下了隱患,甚至可以說增加了矛盾。這也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發布后,輿論各界和各種智庫對土地制度改革爭論不休的主要原因。當然,這是天大的好事,真理只有愈辯愈明。不允許說話或不允許發表不同意見不等于就能解決問題。
     
        實際上,我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后發表的關于農村集體所有制土地改革的觀點都是一致的。在《產權的邏輯》一書關于“土地二元制的頑疾”一節中我特別指出:“如果不解決農村集體土地產權到人的改革,不如暫時維持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現狀,等待土地制度改革絕佳時機的到來。中國漸進改革的實踐證明:一項不成熟的改革或者說有致命瑕疵的改革會錯上加錯,會為以后的改革留下重重隱患。因此,不成熟的改革不如暫不改革。”該篇文章當時以“厘清土地制度改革的兩個問題”為題,于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前的2013年9月24日發表在“價值中國網”,并被諸多媒體轉載。
     
        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發布以后,通過品讀《決定》精神,我在“中國產權改革在曲折中前行”一文(見《產權的邏輯》第一章第二節)中發表觀點如下:“35年的迂回改革終究沒有解決一個大問題,即土地制度改革。從1978年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今天所謂的農地市場化和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改革來看,我們沒有理由為之唱贊歌。35年繞老繞去,始終繞不出土地財政和不敢確立土地產權卻又提出集體土地入市概念的怪圈,給當前和今后中國的土地制度改革乃至其他領域的改革埋下了重重隱患和諸多矛盾。我認為與其如此,還不如繼續維持35年前就已確定的土地承包責任制現狀。”
     
        2014年9月2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擔任組長的中央深改小組召開會議,再提農村集體所有制土地改革。重申農村集體所有制土地承包責任制不變,表示要繼續維持集體所有制土地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分置,經營權流轉的格局。這種改革思路,基本上維持了35年前的農村集體土地承包責任制模式。
     
        實際上,中央深改小組關于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思路,我在35年前就實施了。當時,我所在的山西省萬榮縣皇甫人民公社北吳村第一生產小隊正在分田到戶,我和母親分到了三畝地,即家庭承包責任田,所有權歸生產隊集體所有,我和母親取得了承包權。但由于母親年事已高,喪失勞動能力,我又要去上大學,就把經營權交給鄰居打理。這應該是中國較早出現的土地經營權流轉試驗,一試就是35年(見《產權的邏輯》后記“三十年彈指一揮間”)。如今由習近平組長予以肯定。
     
        當然,我自己關于國有企業和土地制度改革的觀點和思路與中央深改小組的決定精神高度一致,純屬巧合。但至少能說明我研究的經濟問題不是偽問題。
     
        最近我又發表了“中國行業協會的發展進入蕭條期”一文,但愿我的預測和前瞻不會變為現實。
     
        2014年10月8日
     
       

    專家詳細介紹

    衛祥云

    中國調味品協會會長,長期工作在協會第一線,擁有豐富的實踐經驗。

    專家文章列表

    專家書目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