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劉培峰文章

    非營利組織的公開性
    [2009-06-30]
     

        最近人們一講到非營利組織就講到非營利組織的公開性。面對非營利組織因為不公開所產生的各種社會問題,我們不能否認這樣的觀念的良好愿望,但是仔細考量,這樣的說法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如果將這樣主張作為一個政策不合理地推廣,可能還是有害的。非營利組織不一定是公共性的組織,也不完全是公益性組織。對于那些公共性和公益性的組織,因為它們享受免稅或減稅待遇,公開吸納或接受社會捐助,也即是說,它們在使用社會公共資源,因而,要求他們具有一定具有公開性,自覺接受國家機關、社會公眾和大眾傳媒的監督是無可厚非的。組織的公開性和透明性是組織社會公信力的重要標志,也是組織能力建設的途徑之一。從底線上說,也是組織合法運行的保證,因為,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對接受公共資助和捐助、享受免稅和減稅待遇的非營利組織作出了如是規定。除了公開性的規定外,法律還要求非營利組織必須以法人的形式存在,對法人的內部治理結構進行了明確的規定,并且設計了一系列的制約非營利法人的主管人員和成員濫用公共資源的制度性機制。公開性的要求如果沒有制度化、程序化的制約機制也會成為具文。這就要求非營利組織建立一系列披露內部組織信息和活動信息的機制和方便公眾了解、獲知組織信息的渠道,將自己的組織目標和活動公之于眾,自覺接受社會監督。 否則,國家主管機關的不作為,社會公眾的冷漠、大眾傳媒的懈怠都會使非營利組織的社會監督流于形式。因而關鍵的是制度,而不是某些呼喚社會誠信的舉動,當然我并不否定這些行動的熱誠和社會意義。

        對于許多沒有取得法人資格的非營利組織,或那些取得了法人資格的自助和互助組織而言,它們沒有向社會公開募集資金,也不接受非特定目的的捐助,也不享受免稅待遇。這些組織并不具有公共性,要求它們的公開性就有可能會損害到它們的自主性。從淵源上講,組織的權利是個人權利的延伸,組織權利并不能擊破個人權利。保護私人組織的自主、自治同樣是法律的任務。也即我們不能將公開性的要求泛化。公開性是同組織的公共性,更直接地講是同接受公共資源,也即募集資金、接受捐助,享受免稅和減稅待遇是聯系在一起的;沒有前述要件,公開性就無從談起。此外,我們也應當看到,信息的獲取和整理也要耗費社會資源和組織的資源。信息有時也屬于私權利的范疇,信息披露也會損害個人的私權利。政府和公眾對組織的監督和組織的自治性、自主權之間應當保持某種平衡。過分的強調公開性會使公共權力侵入公民個人和私人組織的私域,也從根本上損害了公民結社權。也就是說,非營利組織的公開性會降低交易風險,減少交易成本,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杜絕腐敗,解決道德困境,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是:明晰法律關系,根據組織的性質界定其權利和義務。

     

       

    專家詳細介紹

    劉培峰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為非營利組織立法與管理,在行業協會商會研究領域的造詣頗深,近年來承擔了部分行業協會研究課題,對行業協會商會的立法工作及其法律體系的完善有精辟、獨特的見解。

    專家文章列表

    專家書目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