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新生組織>中國小貸協會成立在即 銀監會央行雙主管

    中國小貸協會成立在即 銀監會央行雙主管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2014-05-12

         繼牽頭起草《小額貸款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后,銀監會于5月8日下午召開了“中國小額貸款協會”籌備會議。

     
        根據章程,該協會是全國性小額貸款行業自律組織,在民政部登記注冊的非營利性社會團體法人,其主管單位為銀監會、央行。該協會將承擔參與小貸行業法規建設、維護市場公平競爭、推動行業健康發展,以及與監管部門溝通等職能。
     
        盡管仍是屬于自律組織的性質,但作為唯一一個具有官方背景的全國性小貸協會,該協會的成立被業內人士視為小貸行業監管的重大突破。而銀監會頻頻涉及小貸行業的規范發展也不禁引發業內猜測:小貸公司是否會被銀監會“認領”?
     
        截至2014年3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8127家,貸款余額8444億元,一季度新增人民幣貸款251億元。
     
        中央、地方兩級監管制
     
        長期以來,小貸公司的審批、監管權都歸屬地方金融辦,而在中央層面缺乏統一監管部門,這一直被業內人士視為制約小貸行業發展的重要因素。
     
        廣東某小貸公司總經理告訴記者,地方金融辦畢竟在人手、權限上都有一定的局限性。隨著小貸公司數量不斷增多,行業發展越來越快,在中央層級缺乏監管部門的短板效應日益明顯。
     
        “近年來,各個地方都出臺了自己的"小貸新規",試圖在地方層面給予小貸公司發展一些支持,包括提升融資比例、擴充融資渠道等。但金融辦出臺的這些政策效力有限,大部分難以真正落地。”他表示。
     
        以提升融資比例為例,該總經理告訴本報,雖然多地金融辦都已經將小貸公司的融資杠桿率從50%提升到100%、200%甚至更高,但銀行還是只認50%那個規定,因為它們要執行總行層面的規定。
     
        “這樣一來,即便我們是通過其他渠道獲得的資金,只要總的融資比例超過50%,理論上來說,銀行都是有理由收貸的。所以雖然現在融資比例放寬了,但要想提高杠桿還要跟合作銀行協商好。”他說。
     
        某地方銀監人士對記者表示,事實上,監管層一直在調研,希望推動中央、地方的兩級監管體系。對于小貸公司、擔保公司等非存款類非公眾的金融機構,由中央層級的監管部門制定法律法規、統一指導,但授權給地方監管部門具體執行。
     
        但該人士認為,由于目前小貸公司數量太多且質量參差不齊,銀監會、央行都無意“認領”。短期內,銀監會也只是通過小貸協會這類自律組織,參與規范小貸行業的發展,很難真正接過來管。
     
        上述銀監人士表示,小貸公司的監管可能會類似擔保公司,在中央層級設立一個帶有統籌和協調作用的組織。但目前來看,小貸自律協會比擔保公司的部級聯席會議制度還要低一等級。
     
        2009年,銀監會牽頭,聯合財政部、商務部、人民銀行、工商總局等七部委設立了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并在銀監會設有融資擔保部協調和統籌融資性擔保的政策制定、監督管理及行業發展等。
     
        小貸公司新規“出籠”
     
        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全國共有小貸公司8127家,同比增長23.98%;貸款余額8444億元,全國新增人民幣貸款251億元,同比增長32.83%。與去年同期相比,不管是公司數量還是貸款余額的增速均略有放緩。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小貸行業已經進入了平穩發展和快速洗牌的階段。而隨著整個行業的發展,更新小貸管理辦法以及完善監管體系的呼聲也日益強烈。
     
        3月2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調研瀚華金控,其董事長張國祥提出擴大融資渠道、財稅支持、希望辦民營銀行三條建議。李克強當即要求金融財稅部門負責人抓緊研究,盡量支持。
     
        隨后不久,銀監會連同央行起草的《小額貸款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便下發給各地金融辦。從獲得的征求意見稿來看,升級版的小貸公司管理辦法在小貸公司融資限制、經營范圍、監管思路方面均有較大尺度的突破。
     
        以小貸公司最為關注的融資杠桿率為例,2008年頒布的《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中規定的“只能向不超過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融資”且“融資比例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已經不見了蹤影。
     
        上述廣東某小貸公司總經理對記者表示,市場化可以解決的問題,完全不需要行政手段來強制性規定。銀行的風險識別能力很強,即便是融資比例放開了,不符合貸款條件的小貸公司還是無法從銀行拿到資金。
     
        他告訴記者,不少省市的小貸公司平均融資比例只有20%左右,遠沒有達到50%的上限。所以,融資比例的放開只會鼓勵和推動優質的小貸公司發展得更快,加速淘汰沒有實力的小貸公司。
     
        盡管征求意見稿在多方面有較大放寬,但對于小貸公司的法律主體地位,仍認定為一般工商企業。“小額貸款公司向銀行業金融機構融入資金屬于一般商業信貸業務。”征求意見稿顯示。
     
        某小貸公司負責人對記者稱,身份認定問題未來將是小貸公司發展最大的制約因素。例如,稅收的問題,小貸公司不能享受金融機構的國家財政補貼和稅收政策優惠。此外,計提撥備的部分就不應該再收稅,這對于小貸公司而言很不公平。
     
        “還有,在借款利率方面,如果按照一般工商企業貸款標準,銀行的貸款利率起碼在基準以上,高于其他金融機構同業拆借的利率。”該負責人稱。
     
        不僅如此,他告訴本報,在具體的業務開展過程中也有諸多不便。例如,給企業辦理貸款抵押、質押,如果不是金融機構性質便沒有資格辦理。現在,通行的辦法是持地方金融辦特許的金融許可證。
    責任編輯: hannah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