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探索>經驗交流>宋健敏:社會組織在國家治理中應發揮更大作用

    宋健敏:社會組織在國家治理中應發揮更大作用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2014-02-10

       目前我國已經出現了諸如行業協會、社區服務社、各類社工團體等組織,它們或多或少已經承擔起部分過去由政府完全包攬的管理社會的事務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提出了“國家治理”的概念,標志著我國在解決社會問題方面將改變過去一味強調由政府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逐步構建一個社會協同、公民參與的社會治理格局,以實現一個具有人與人之間良性互動機制、人與自然間協調發展的現代化社會。
     
      社會組織是公民參與社會治理的重要載體,因而,其在國家治理中的作用不可忽視。社會組織通常也被稱為非營利組織(NPO),是指從事各種非營利活動的非政府組織。激活社會組織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的一大亮點。那么,社會組織為什么在國家治理中能夠發揮重要作用呢?這主要是由于社會組織的民間性和非營利性所決定的。前者使得其具有基層性和多元性的特征;后者使得其具有利他性和公共性的特征。正是這些基本特征讓社會組織能夠發揮政府和市場無法替代的作用。
     
      首先,它的基層性和多元性為建立人與人之間公正合理、良性互動的機制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國的經濟和社會結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經濟角度來看,所有制格局由公有制單一的形式向多種所有制共同發展的方向轉變,市場取代計劃作為資源配置主體的地位不斷加強并將起到決定性作用,經濟的開放度日益提高;從社會的角度來看,我國市場取向的改革打破了傳統的政治經濟一體化、經濟生活單一化、利益主體同質化的社會結構。在這樣錯綜復雜的多元化社會中,要建立一個各方利益都能得到公正彰顯并合理滿足、人與人之間能夠良性互動的機制,只靠政府是遠遠不能達到的。
     
      社會組織一方面因為它的基層性,更容易貼近服務對象,更容易捕捉各種多樣化的社會需求,因而能夠更為有效地提供豐富多彩的社會服務;另一方面也由于它的多元性所形成的開放性和廣泛參與性,能較為全面細致、公平合理地反映多方利益,因而也就更容易發揮協調利益、化解矛盾、排憂解難的作用。
     
      其次,社會組織的利他性、公共性的特征,是構建國家治理的重要財富資源。
      現代化市場經濟的最大特征就是通過肯定營利性組織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行為,來激發社會的活力,但同時正由于營利性組織的動力來源于追逐自身利益,所以常表現出某種盲目性、短視性和對整體利益的忽視、偏離甚至破壞。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人們把糾正這種偏差的希望全部寄托于政府,試圖通過政府來維持整個社會的秩序和提高全體成員的福利水平,但事實證明,營利性組織與政府之間嚴重的信息不對稱關系,總是使人們美好的愿望難以實現。政府過多介入市場的結果,必然導致管理成本增大、效率降低以及腐敗等現象的產生。也就是說,市場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自然需要一種超越私利但又區別于政府的力量來進行自律管理、疏通信息、整合市場。這種力量的形成就是社會組織的產生。不以營利為目標的基本性質,決定了社會組織有可能成為市場營利組織的協調者、服務者和管理者,并與政府共同成為市場秩序的維護者。
     
      同時,社會組織的利他性和公共性的特征,也是現代社會良性運行所不可或缺的要素。利益驅動是現代經濟發展的原動力。但是,同樣不可忽視的是,人在趨利的同時,還有著關愛他人、與他人共享利益的一面。社會組織以自發、自愿的形式,吸引民眾或以勞動(義工)或以物質(捐贈)來發揚個人的利他主義、公共精神,可以說,社會組織是利他主義、公共精神的吸收器、蓄水池,它是積累建設現代化社會所不可或缺的社會資本的載體之一。
     
      這里必須走出一個對非營利性社會組織認識的誤區,即認為非營利性組織不可以從事營利性活動并從其活動中獲得“利潤”。
     
      其實,所謂的“非營利性”是指,社會組織所獲得的“利潤”必須用于為了實現這一組織的使命所需要的投資,而不得分配給個人或組織。因此,對于專門從事公益活動的社會組織來說,它可以被看作是經營利他主義精神的主體。之所以利他主義需要經營,是因為利他主義、公共精神也是一種社會資源,它同樣需要有效率地為社會服務。同時,社會組織作為一種實體,也為人們實現多種價值觀提供了新型的就業崗位。從這一點來說,社會組織為關愛他人、關愛社會提供了現實的基礎和場所。
     
      最后,非營利組織在促進人與自然協調發展中所起的作用也不容忽視。
     
      人與自然的協調發展是指經濟發展與保護環境之間的關系。由于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在短期內存在一定的替代性,因此,營利性企業更容易出現短視行為去追逐局部的、短期的經濟利益,而怠慢環境保護;政府也因信息不對稱以及地方政府地方保護主義等原因,而出現環境管制成本高、效率低、效果差的局面。
     
      事實上,有些超越國界的環境問題,如地球環境問題,是任何一個政府都無法單獨解決的問題;而有些涉及消費習慣、行為的環境教育問題,則又是政府無暇解決的。在這種情況下的非政府組織的作用十分明顯。可以說,環境保護是社會組織活動的重要領域。盡管其直接效果有時很難確定,但由于社會組織的自發性和民間性,其活動的形式和內容更容易為大眾所接受。例如在德國,非營利組織的環境教育對改變消費者消費行為乃至改變企業的生產行為的作用已經顯現。
     
      綜上所述,社會組織以它不同于政府和企業的性質特征,在國家治理中可以發展其獨特作用。事實上,目前我國已經出現了諸如行業協會、社區服務社、各類社工團體等組織,它們或多或少已經承擔起部分過去由政府完全包攬的管理社會的事務。去年12月初,民政部表示,將取消針對行業協會商會類、科技類、公益慈善類和城鄉社區服務類社會組織的登記管理,不必審批,直接登記即可成立。可以看出,激活社會組織已成為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重要舉措。
    責任編輯: hannah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