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中心專欄>行會絮話>溫州商幫的“螞蟻經濟”

    溫州商幫的“螞蟻經濟”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2013-07-17

    商幫的疆土

        “近年來,溫州資本一直是外流的,有近8000億元民間資本的溫州,若能將這些資本就地消化,將會對經濟轉型產生巨大影響”

        作為近年來中國經濟領域最為活躍的商人群體,浙商在中國商界的地位舉足輕重。據公開資料統計,浙江省個體私營經濟注冊資本、經濟總產值、上市公司戶數等指標均居全國首位,浙江近5000萬人口中,在省外和全國各地創業的人數達500萬。

        浙商按照地域細分,還可以分為溫臺商幫和寧波商幫,以及立足杭嘉湖的傳統浙商。這三者風格各異,“義利兼容”、“工商皆本”這些傳統的實用思想,各商幫都有繼承,亦各有改寫。

        這其中,溫州商幫以資本聚散無形、手法兇悍精準著稱,叱咤于樓市和山西煤礦等資金密集領域。國際金融危機4年后,他們何去何從?

    溫州資本借商會加速回流

        2013年2月15日,世界溫州人大會在溫州召開,偌大的會場濟濟一堂,繁體字書寫的標語“凝聚回歸,共贏未來”迎風招展,浙江省省長李強出席大會。

        在國際金融危機后吸引溫商回鄉,成為溫州市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

        溫商有“東方猶太人”之稱。據統計,目前有60多萬溫州人在世界131個國家和地區創業發展,有175萬人在全國各地經商創業,在全國211個地級以上城市成立了溫州商會,在外創辦企業2萬多家,創辦各類專業市場2000多個。

        溫州總商會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本刊記者,溫州總商會對各地商會只有業務指導,各地商會都是獨立存在,溫州商會保持著純粹的民間特色。借助商會的渠道,溫州資本在國內大舉擴張。

        “近年來,溫州資本一直是外流的,有近8000億元民間資本的溫州,若能將這些資本就地消化,將會對經濟轉型產生巨大的影響。”溫州管理科學研究院院長、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告訴本刊記者。

        作為溫州本土曝光率最高的經濟界人士,周德文在4年前就關注溫州產業空心化的話題,并呼吁溫州進行改革,將民營企業留在本地,給民營企業創造更多的發展空間。

        2010年起,溫州市政府開始有意識地引導溫州資本回歸,經過3年的努力,溫商回歸的積極性超乎想象。

        在大會上,來自全球的溫商簽約投資項目135個,總投資約2376億元,預計引進資金2220億元,其中在外溫商回鄉投資占項目總數的63%。憑借敏銳的眼光,溫商們在項目選擇上也頗有特點,將關注點放在現代金融、現代商貿、旅游高檔酒店、現代農業等方面。

        在135個簽約投資項目中,在外溫商投資項目85個,占簽約項目數的63%,總投資996億元,占簽約項目總投資的42%,平均單個項目投資規模11.7億元。有關人士表示:“特別是公共服務、專業市場、城市綜合體等方面的投資,還將提升溫州的城市品位。”

        “溫州和臺州的民間資本是浙江資本的重要構成力量,這兩地的資本實力都非常雄厚,而且作風兇悍。”長期從事浙商資本研究的浙商資本投資促進會副會長蔡驊告訴本刊記者。

        即便在房產低潮期,溫州資本也不甘寂寞。本刊記者在溫州采訪期間,恰巧碰到溫州某地商會的會員開會,一位會員告訴本刊記者,早在2011年,他們就轉移了資本,當時最高峰時溫州新開樓盤均價達到6萬多元/平方米,如今單價不過3萬元左右。

        “溫州炒房團的許多資金都轉移到了北美,也有一部分轉到澳門。”這位會員告訴本刊記者,澳門成為溫州商人投資的新寵,商會多次組織赴澳門考察,不少會員都用現金買房。

    抱團維權

        在蔡驊看來,2009年的山西煤改是浙商轉型與覺悟的轉折點。此后,浙商更加注重抱團取暖和依法投資,也加速了回歸浙江的速度。

        為解決山西煤礦礦難頻發的難題,2009年9月以來,山西省政府對小煤礦進行“兼并重組”,這被外界稱為“煤老板的終結”。作為山西煤礦投資的主力商團,溫州商人有500多億元資金被困山西,無法解套。

        2009年11月,煤老板抱團委托浙商資本投資促進會,投書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務院和山西省政府等部門,質疑山西煤改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近年來,浙商通過商會平臺維權和解決糾紛的案例舉不勝舉。

        “商會是在外商人維權的重要組織,也是同鄉商人之間解決糾紛的重要平臺。同鄉在外,同行業之間發生一點摩擦,起訴到法院,大家都覺得難看,若有德高望重的會長,大家坐下來喝杯茶,就能把事情說清楚。”四川省浙江商會秘書長劉良緒告訴本刊記者。

        若在外地投資發生糾紛,或者需要落實優惠政策,企業需要維權時依托商會,能獲得更大的力量。“以商會名義出面,能促使地方政府公平解決問題。”劉良緒說。

        在本次國際金融危機中,擅長資本運作的溫州商人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溫商資金鏈吃緊,出現跑路潮和跳樓等極端現象。在此情況下,杭州市溫州商會想到了成立律師團。

        “杭州市溫州商會律師顧問團”下設9個專業法律部,涵蓋了刑事、民商事、建筑房地產、公司法、金融保險、知識產權、國際經貿投融資等各專項法律服務。各法律部的部長幾乎都是杭州各大知名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及合伙人。

        “顧問團成立一年多來,律師顧問團與商會合作緊密,幫助商會會員把脈投資的法律風險,為會員提供事前服務,消除了不少法律糾紛的隱患,幫助企業規避投資風險,防患于未然。”杭州市溫州商會律師顧問團秘書長麻侃律師告訴本刊記者。

        麻侃介紹說,顧問團還幫助在杭州的溫州商會作融資法律風險評估,深入分析近年來發生的一些經典經濟司法案例,為溫商融資創新出謀劃策。

    螞蟻經濟

        在傳統商會,歷來就有互相拆借資金救急的傳統。缺錢找同鄉熟人融資是商會的一項重要功能。

        “有錢找項目,有項目找錢。”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這樣評價商會的作用。隨著近年來銀根緊縮,企業融資越來越困難,借道商會和商會平臺融資,成為商會會員企業的優先選擇。

        在重慶、成都和喀什等地,都有浙商抱團整合資源。2012年4月,廈門浙江商會剛成立,就與當地金融企業對接,浙商的優質企業獲得當地金融行業的青睞。浙江商會成立當天,與廈門中行、廈門工行、廈門建行簽署銀企戰略合作協議,獲得3家銀行授信600億元。上述三家銀行將對該商會會員企業優先安排授信額度,并量身提供專業性、綜合化金融服務,全方位支持商會和企業發展。

        2013年1月,泉州市浙江商會成立,成立當天泉州市浙江商會與6家銀行舉行了簽約授信儀式。中國農業銀行泉州分行、中國銀行泉州分行等6家銀行分別授信泉州市浙江商會100億元額度。

        “銀行授信給骨干企業,等于是會員之間的互相擔保,融資成本相對較低。”廈門市浙江商會的一位會員告訴本刊記者。他認為,給同鄉剛剛創立的企業提供擔保,需要很大的勇氣,這也說明浙商抱團的決心。

        “浙商到各地投資,都是產業群體的轉移。大家以組建工業園區的方式進駐地方,與地方政府的產業方針配套,或者以商會名義出面與政府談判,獲得相對便宜的土地和低成本的融資平臺,這成為浙商轉移產業的重要條件。”蔡驊告訴本刊記者。


        “很多商會的會員企業都出去創業幾十年了,家人也早就遷居到創業所在的地方,現在溫州提出溫州人經濟,在金融改革的前提下,確實需要大量資本回歸,但這需要政府提供好的創業環境。溫州人喜歡通過朋友來獲得商業信息,將項目分享后一起賺錢。” 周德文說。

        這種看上去分散,但是相對靈活的機制,讓資本能夠迅速集中又迅速分散。商會就是這類資本聚集的核心。

        “這好像是螞蟻,一只螞蟻找到目標,一群螞蟻就會迅速圍上來。溫州人到一個地方就組建商會,組建商會后就能迅速將找到的項目和資金,通過會員之間、商會之間的交流,互通有無,共同賺錢。”周德文形象地將溫州商會經濟稱為“螞蟻經濟”。

    責任編輯: hannah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