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批評投訴>批評建議>上海馬術協會主席被曝暗中在農田保護區建賽馬場

    上海馬術協會主席被曝暗中在農田保護區建賽馬場

    來源:網易財經
    2012-11-06

        早在2006年,國家就已明令禁止占用農業用地建造賽馬場,但卻有一家官商莫辨的神通公司,以19.6萬元人民幣/年租用上海浦東新區約300畝農業用地塊使用權,在缺乏相關土地性質變更手續的情況下,低調用于建造賽馬場,至今已歷時兩年。

        據了解,該土地租賃價格為每畝1530元人民幣/年,粗略測算,不及當地商業用地成交價的百分之二。而該公司副總為否認違規,竟無視事實存在的施工痕跡,稱地塊內的馬場建筑物為“幻影”。

        不僅如此,在法律專業人士看來,這家公司還涉嫌違反國務院禁止黨政機關辦企業的有關規定。更為蹊蹺的是,據知情人士透露,上海馬術協會主席陶曉東與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未經立項的“幻影”賽馬場

        上海浦東發改委稱:“曹路農投公司在該地塊上的建設項目未向我委上報立項申請。”而曹路農投公司秦姓副總的說法則是:“根本沒有建筑物,你眼花,看到幻影了吧?”

        與崇明島隔江相望的曹路鎮,是上海市浦東新區東部一個鎮級行政單位——曹路鎮。

        10月19日,網易財經接到該鎮永和村村民萬曉明和顧三村村委會內部人士徐杰(化名)舉報稱:“有人在曹路鎮人民塘路以東農田內建造賽馬場。”

        10月21日下午,網易財經前往上述地塊實地調查后發現,賽馬場雛形已成,且毫無農田跡象。

        在地塊現場,網易財經看到共有五幢建筑,其中兩幢白色外立面單層建筑不時有人牽著馬匹進出;一幢主體建筑在建,該建筑有一個外挑平臺,門前已建成草坪,類似觀賽看臺,并且樓后有已成型的轎車進出升降通道;而另外兩幢多層樓(其中一幢建筑已建成,另一幢建筑外立面尚未完成)用途不明。

        此外,一條泥地跑道尚未完全建成,但已形成基本框架,兩臺挖土機正在施工。現場兩位自稱是工地看守的青年人告訴網易財經:“這里建的是賽馬場”。而周邊村民的說法是:“聽說這里在種苜蓿草(一種用于飼養牲畜的牧草,筆者注),但兩年來我們從沒見過有這種草。現在有人說他們在這里造馬場,已經造好了兩座養馬房,天天有人牽馬出來溜達。”

        據網易財經了解,該地塊承租人是上海浦東新區曹路農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曹路農投公司),出租方是曹路鎮顧三村村委會。2011年1月,雙方簽訂的《流轉合同》規定:該土地以出租方式流轉給曹路農投公司經營,具體項目為苜蓿草種植。流轉期內,曹路農投公司不得擅自改變流轉用途或用于非農建設。

        但在短短1年多之后,這份合同很快被違背。網易財經兩次登門造訪顧三村村委會,試圖了解個中原由,但均遭其以各種理由婉拒。

        按照相關法規,地塊開建任何工業/商業項目,應向所屬市/區級發改委上報立項申請,但11月2日,上海市浦東新區發改委辦公室劉秘書轉述該委投資管理處的話稱,該地塊的承租方——曹路農投公司“在該地塊上的建設項目未向我委上報立項申請。”

        面對網易財經關于該地塊是否在建造賽馬場的詢問,曹路農投公司一位秦姓副總經理直接予以否認:“沒建賽馬場,只是種些苜蓿草。草籽剛剛播種沒多久,所以你還看不到。”

        事實上,在地塊現場,網易財經不但沒有看到有苜蓿草幼苗,也沒看到用任何農作物種植痕跡,相反卻看到了馬場常見的建筑物。對此,秦姓副總對網易財經的說法是:“根本沒有建筑物,你眼花,看到幻影了吧?”

        上述《流轉合同》顯示,租賃地塊四至范圍為“人民塘路以東,東靖路以南,長草屋路以北,張金圩以西”。而根據曹路鎮城鎮土地規劃,該地塊位處“基本農田保護區”內——所謂基本農田,即俗稱的“吃飯田”。基本農田保護區,就是為了保護吃飯田,依照法定程序確定的特定保護區域。

        按照國務院在1998年頒布的《基本農田保護條例》規定,基本農田不允許改變土地性質。河北冀港律師事務所土地開發部、房屋征收部主任傅棟梁律師對網易財經稱,“基本農田保護區經依法劃定后,任何單位作和個人不得改變或者占用。”

        近乎零成本取得地塊使用權

        國家相關規定早已明令禁止賽馬場不得占用農業用地。但巨大的價差卻令其形同虛設。資料顯示,2009年,曹路鎮商業用地使用權成交均價已達392萬元/畝。而曹路農投公司承租地價為1530元/畝,僅為前者的1.56%,近乎零成本。

        “你所稱地塊目前是基本農田保護區,我們沒有收到改變土地性質的申請和通知。”曹路鎮規建辦主管該鎮土地建設項目規劃工作的葉女士告訴網易財經。

        事實上,國家早在2006年就已嚴禁在基本農田保護區范圍內建造賽馬場。

        據國土資源部和國家發改委聯合發布的《限制用地項目目錄》(2009-2012版)第七條“其他項目”規定:“賽馬場項目禁止占用耕地,亦不得通過先行辦理城市分批次農用地轉用等形式變相占用耕地。”而國務院在1998年頒布的《基本農田保護條例》則規定:耕地包括基本農田在內。那么,曹路鎮這塊位于保護區內的基本農田,為何變為商用賽馬場?

        《流轉合同》顯示:曹路農投公司以每畝1530元的價格,取得了300畝基本農田的使用權,總價19.6萬元/年。“他們用非常低的價格租用了這些土地。”萬曉明對網易財經說。

        通過對比,或許可以更為直觀地理解上述價格的低廉。曹路鎮轄內土地招拍掛資料顯示,早在2009年,該鎮商業用地使用權成交均價已達到392萬元/畝,如果按國家土地法相關規定商業娛樂用地最高使用年限40年折算,每年成本為9.8萬元/畝,而曹路農投公司承租地價為1530元/畝,僅為前者的1.56%。

        曹路農投公司有何神通,能以如此低價取得近300畝基本農田的使用權?

        曹路鎮黨委委員、曹路鎮宣傳部部長顧方強告訴網易財經:“曹路農投公司是曹路鎮鎮屬企業,曹路鎮為其全額出資方。”但頗為神秘的是,經查詢,曹路農投公司工商檔案顯示,該公司為一人有限責任公司,屬法人獨資形式,注冊資金500萬元。

        這家公司究竟是私營還是官辦,精熟此中之道的業內人士——上海市嘉定區南翔鎮古漪園經濟城招商辦的凌珠——告訴網易財經:“通常一人有限責任公司是私營企業,如果該公司投資主體是法人獨資,而法人代表是政府所屬人員或指派人員,這是目前政府辦企業的流行方式。”

        “一人有限責任公司,這個‘人’,可能是自然人,也可能是法人。如果是自然人獨資,則必定是私營企業,如果是法人獨資,則要看法人的性質是國有、集體所有制、還是個體組織,如果是個體組織,則必為非國有及集體性質公司。”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安徽金亞太律師事務所主任王亞林對網易財經表示,“根據國務院在1998年下發的通知,國家黨政機關已經不能再辦企業,所以曹路鎮的做法是違反國務院規定的。”

        上海馬術協會主席是實際控制人?

        一家以農產品經營為主的公司,為什么要建賽馬場?其中的奧秘或許在于,曹路農投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并非曹路鎮所稱的屬曹路鎮政府。

        工商檔案資料顯示,曹路農投公司經營范圍為“對本鎮農業集體資產的投資管理及服務,農業投資,谷物、果樹、蔬菜、花卉苗木的種植,食用菌的培植,預包裝食品、散裝食品銷售”。

        一家以農產品經營為主的公司,為什么要建賽馬場?其中的奧秘或許在于,曹路農投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并非曹路鎮所稱的屬曹路鎮政府。

        曹路鎮顧三村村委會內部人士徐杰告訴網易財經,“上海市馬術協會主席陶曉東持有曹路農投公司暗股,而陶曉東名下持有一家名為‘東郊國際馬術(上海)有限公司’的機構,經營范圍中包括‘馬術訓練和馬術競賽’項目。”

        徐杰曾是陶曉東在曹路鎮一家工廠工作時的同事,其曾與陶曉東關系密切,近年來因陶曉東生意做大,兩人漸行漸遠。

        與陶曉東一樣是曹路鎮當地生意人的萬希峰(化名),也對網易財經透露了陶曉東和曹路農投公司的隱秘關系:“陶曉東和曹路農投公司法人代表徐忠東是一個圈子的人,陶曉東曾是曹路鎮直一村的村支書,而徐忠東也是曹路鎮政府人員,陶在農投公司持有股份,但比例不詳。曹路農投公司在人民塘以東地塊建賽馬場,應該是為陶曉東所用。”

        公開資料顯示,東郊國際馬術(上海)有限公司注冊資金500萬元,法人代表為陶曉東。該公司為國內合資企業,上海興中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475萬元出資額為控股股東,經營范圍為“馬術訓練服務及技術交流,馬術競賽活動策劃,馬匹培育技術咨詢,馬用草料的種植及銷售等”。

        而上海市馬術協會成立于2008年,受上海市體育局的領導和上海市社會團體管理局的監督管理。2010年8月12日,陶曉東當選上海馬術協會主席,東郊國際馬術(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少華當選該協會副秘書長。

        值得一提的是,陶曉東的社會公開身份除了是上海馬術協會主席,還是上海興中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但在興中實業集團官網,其下轄子公司列表中沒有列出東郊國際馬術(上海)有限公司,該公司頗為低調,成立兩年來,還沒有建立官網。

     

    責任編輯: sunny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