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探索>經驗交流>新行業協會:新意識,新姿態

    新行業協會:新意識,新姿態

    來源:文匯報
    2012-08-21

        伴隨上海一批新興產業的興起,一批新的行業協會應運而生,它們服務著正努力爬坡的企業,自己也在吃力地爬坡—— 新行業協會:新意識,新姿態

      
     半導體照明、射頻標簽、納米技術……伴隨上海一批新興產業的興起,一批新的行業協會應運而生。

      與傳統行業的行業協會相比,這些“后生”顯得更有干勁,幫企業互通信息、尋找商機,組織共性技術攻關和技術咨詢……忙而活躍。有干勁,是因為有壓力:行業新,企業一般都還弱小,在為生存拼搏;如果不能給它們幫助,沒人愿意搭理,協會的“生存”就會成問題。所以必須發奮圖強,至少服務態度要好,同時努力積累提升服務能力。

      行業協會功能的健全和有效發揮,是上海創新體系建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做企業做不了的事

      有些“老資格”的行業協會,給外人的印象是“清閑”,甚至像個“養老的地方”。可新的行業協會不同,有太多事要做,被事情推著跑。行業內的企業都還處于起步階段,不可能有誰能憑一家之力,攬下對行業發展起關鍵推動作用的“公益”項目,比如制定標準、牽頭組織共性技術研發攻關,于是行業協會就得挑起擔子。

      2009年成立的上海市半導體照明(LED)工程技術協會,會員企業不足百家。秘書長王康平告訴記者,2010年LED剛剛進入民用市場,雖然市場前景廣闊,但這個行業面臨許多發展瓶頸。有些是技術問題,比如LED芯片使用壽命可達10萬小時,但燈里的電解電容器只能“存活”幾千小時——這塊“短板”使LED燈大大“折壽”。

      “企業還弱小,協會得想辦法。”王康平說,他們正努力申報國家項目,想組織科研力量攻關,“這件事解決好了,將能整體提升LED產業。”

      協會關注的另一件事,是LED燈的生產標準。王康平介紹說,雖然目前全國多地已在生產LED燈,但國家標準卻是空白,造成質量參差不齊。“上海應當率先建立生產、檢測等的標準,這樣滬產LED燈才能像上海的傳統工業品一樣,擁有高質量的口碑。”他說,但行業協會的力量眼下也還薄弱,需要借力即將成立的上海產業技術研究院這樣的平臺。

      

        靠服務不靠“資歷”

      2010年10月才成立的上海市射頻識別(RFID)工程技術協會,在這個行業的70多家企業中已頗有聲譽。秘書長馮學吉說,這靠的是服務到位。

      “老資格”行業協會的秘書長多是行業中的“前輩”,退休后發揮余熱,靠“資歷”開展工作。新興行業不同,沒有“前輩”也不見得有公認的“權威”,如果協會不能對企業發展有所幫助,沒人買賬。

      針對行業中企業規模小的特點,RFID協會不斷想辦法為它們“搭梯子”,請來國家級乃至國際級專家,給企業研發人員辦講座,講座結束后聽講者往往拉住專家不肯放,提問的排起了隊;協會工作人員跑農村、下煤礦,尋找可以用上RFID的地方,幫企業拉生意……馮學吉說,RFID用途很廣,但單個企業力量弱,有些大點的生意接不了,行業協會便組織幾家企業一起來做。“上次去山西煤礦,我們建議煤老板在礦工的安全帽上安裝RFID芯片,以此跟蹤礦工在地下的位置。最近,我們又說動浙江一個景點的管理公司,在門票上使用RFID。”他說,上海要建立產研院,搭建應用技術研發平臺,他們很樂意加入——這樣就能有更廣闊的渠道為企業獲取新技術。

      上海納米技術協會更注重幫企業搭建產業內部的“小循環”。秘書長沈純說,納米技術一定得搭在別的行業才能發揮作用。他們協會的六七十家會員企業分布在不同的小行業中,協會引導企業攜手,組合成小的產業循環,相互促進共同壯大。

      去年日本大地震后,有紡織企業找到納米技術協會,說日本需要大量穿著有清涼感的衣料,希望幫助研發生產。協會立刻從高校找課題組研發,同時將相關企業組織起來,如期做出了這種特殊布料。“如果紡織企業單獨找任何一家納米技術公司,可能都沒法做成,是協會穿針引線促成了這件事。”沈純說。

      新辦的小企業往往悶頭做事,顧不上抬頭看路,而協會與外界交流較多,有時能幫企業改換視角,拓展新天地。納米協會有一家會員企業研制出一種納米光催化的空氣凈化器,效果很好,卻難以進入家電銷售渠道。可是凈化技術不一定非要做成家電,集成到醫院、地下車庫等的通風設備中,也可打開市場。于是協會幫它推廣,并建議它走與其他系統集成之路,為企業解了難題。

      

        渴望融入大平臺

      然而總體上,這些新的行業協會眼下獲取資源的渠道較少,日子并不好過。這些協會大多與上海市科委下屬的一些技術工程中心有關,而這些中心多為數年前為上海發展高新技術產業而設立。

      王康平說,目前協會的專職工作人員不多,申請關鍵技術攻關、制定標準等項目,還得依靠那些中心的力量——但如今,很多中心已從科委劃歸到上科院,他們很想“續上關系”,依靠上科院正在組建的應用技術研發平臺做更多事情。

      想做的事情很多,但經費很拮據。沈純說,目前協會的經費一靠中心撥付,二靠政府購買服務,比如培訓、編制產業報告、調研等;至于會費,“企業還弱小,一般會員企業我們一年收的會費才千余元,差不多又都返還給了它們。所以,目前協會只聘用了兩個專職人員,都得以一當十地用。”他們非常希望融入產研院這樣的大平臺,獲得更多資源供給,既能更有力地服務企業,也讓自身發展壯大。

     

    責任編輯: sunny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