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探索>法人治理>發揮協會職能 遵循調解規律

    發揮協會職能 遵循調解規律

    來源:中國證券報
    2012-06-12

        建立一套真正適合資本市場發展的證券糾紛調解機制,不僅僅要建立和完善制度體系,更要樹立全新理念,將證券糾紛調解機制發展為植根于本土、富有活力、促進證券市場發展乃至整個金融市場發展的一項制度。筆者以為,在構建證券糾紛調解機制的過程中,應當立足并著眼于以下三個方面:

      立足社會管理創新背景

      以證券業協會為主導的證券糾紛調解機制,對于證券業參與社會管理,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一是有利于創建和諧社會。證券糾紛調解作為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專業性、公正性、快捷性等優勢,對緩和沖突矛盾,維護社會安定,具有積極作用。

      二是有利于切實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證券業協會主導下的證券糾紛解決機制具有強烈的公益性,對于處于弱勢地位的中小證券投資者,通過高效、專業的調解機制,有助于保護證券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中國證監會、中國保監會等監管機構已經建立了相應的投資者或消費者保護機構,不斷完善金融消費者保護的制度體系。

      三是有利于發揮社會合力。證券糾紛調解機制具有公益性,與其他糾紛解決機制交叉存在、形成互補,有利于發揮社會合力,降低糾紛解決的社會成本,減少訟累。

      發揮行業協會基本職能

      構建證券糾紛調解機制是行業協會職能的重要體現。中央綜治委、最高院、司法部等16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深入推進矛盾糾紛大調解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明確了行業協會參與社會管理、調處社會矛盾的作用,鼓勵行業協會調解協會成員之間以及協會成員與其他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充分發揮社會組織參與調解的優勢。

      從國外的經驗來看,主要市場經濟國家的金融糾紛解決機制雖各具特色,但是以行業為主導建立行業調解組織并在此基礎上發展多元化的糾紛解決機制,是一條基本經驗。因此,在監管機關的指導下,由行業協會主導處理證券糾紛,是符合國際發展經驗和中國實際的選擇。在此過程中,證券業協會可在搭建平臺、確立規則、業內指導和業外交流等方面發揮主導作用。

      遵循ADR的基本規律

      所謂ADR(即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是指和解、調解、仲裁等非訴訟的糾紛解決機制。我國的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也已經形成了比較成熟的理念,制定了比較完善的規則體系,包括:人民調解法、仲裁法、訴訟法、相關司法解釋、政策性規定等。構建證券糾紛調解機制,根據法治原則,立足于遵循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的基本規律,并重點處理好下列關系:

      一是要遵循調解的基本規律。在證券糾紛調解機制的運行過程中,應遵循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的基本規律,特別要強調,調解的自愿性與調解協議的非強制執行性。

      二是既要廓清不同糾紛解決機制的邊界,又要建立彼此之間的銜接。訴訟與和解、調解、仲裁等糾紛解決機制各有不同的規則和運行機制,但各糾紛解決機制之間并非彼此孤立發展和運行。為了全面、充分地保護參與調解各方的利益,有必要建立訴調對接、仲調對接、調解與公證對接等相互銜接的機制,打通不同糾紛解決機制之間的聯系。

      基本立足點

      調解是快速、高效解決糾紛的方式之一,能夠有效地將糾紛化解在萌芽之中。根據我們處理證券糾紛的工作體會,我們認為,中國證券業協會建立證券糾紛行業調解機制,搭建全國統一證券糾紛行業調解平臺具有以下幾方面的意義。

      有助于提升行業自律水平。地方證券業協會由于發展時間短、力量較薄弱,地方證券投訴糾紛的受理和處理工作過于集中在當地的證券監管部門,行業自律管理能力有待提升。搭建全國統一的證券行業調解平臺,將大大緩解監管部門的投訴處理壓力,提高行業協會的糾紛處理能力,促進行業自律水平的提高。

      有助于提高調解效率。地方協會在人員配備、資金保障等方面都有所欠缺,調解人員也缺乏相應的專業培訓,在處理投訴的過程中難免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中國證券業協會依托地方證券業協會統一開展證券糾紛調解,可以充分利用行業自律管理優勢,提升證券糾紛調解的專業性和規范性,提高糾紛調解效率。

      有助于鑄就調解公信力。如果同類型的糾紛,在不同的區域得到不同的調解結果,地方協會的調解公信力就會大打折扣,在以后發生糾紛事件時,當事人就會逐漸喪失尋求地方協會調解糾紛的動力。中國證券業協會統一組織證券糾紛調解,形成全國統一的調解流程、依據和原則,有助于達到公平調解,鑄就行業協會糾紛調解的社會公信力。

      有助于增強調解協議的效力。中國證券業協會組織開展統一證券糾紛調解,有利于在全國和地方層面,與法院、仲裁機構和公證機構建立協作關系,推動建立調訴對接、調仲對接等機制,增強調解協議的權威性和約束力。

      有助于促進跨區域糾紛的解決。隨著證券市場的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逐步完善,跨區域間的證券糾紛將會不斷增加。中國證券業協會協調地方證券業協會共同對跨地區證券糾紛進行調解,有效解決單一地方證券業協會處理跨地區證券糾紛的難題。

      有利于地方協會發揮集體優勢,處理新型證券糾紛。隨著金融創新的步伐越來越快,可能會出現一些新的證券糾紛類型。僅僅依靠地方協會自身的力量,難以有效應對。中國證券業協會開展統一證券糾紛調解,可以聯合多個地方協會及專業委員會的力量,充分發揮集體智慧的作用,妥善解決糾紛難題;促進各地方協會之間的信息溝通,交流證券糾紛調解經驗,促進證券調解制度的完善。

      中國證券業協會建立的證券糾紛行業調解機制,把地方證券業協會的證券糾紛處理納入到統一的證券糾紛行業調解平臺之下,在統一規則、統一機制,統一管理的前提下,就地就近解決證券糾紛,必將促使地方證券業協會在證券行業自律管理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意義

      糾紛專業調解是指經糾紛各方當事人同意,糾紛調解組織的調解員通過說服、疏導、調和等方式,促使當事人在平等協商基礎上自愿達成調解協議,解決糾紛的活動。國內外的實踐表明,行業協會建立的糾紛調解機制,相對于其他糾紛解決渠道,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是多元糾紛解決機制的重要一環。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專業性強。行業協會具有深厚的行業背景,其工作人員及各專業委員會委員很多具有長期的行業經歷,依托此背景開展證券專業調解工作,比法官更能專注于本行業問題的解決,也比一般調解員在把握糾紛焦點、尋求妥善解決方案方面更具優勢。

      高效便利。調解程序簡便,沒有過多的強制性規定,主要以糾紛雙方協商為主,一般不進行繁瑣的取證、質證等工作,甚至糾紛雙方都不需要見面;在合法前提下,能促進糾紛解決的方式都可以使用;調解可因調解協議的達成或任何一方的意愿而隨時終止。在行業協會主持下,很多糾紛通過調解前置程序,糾紛雙方即可達成和解協議。調解的以上安排,能提高其解決糾紛的效率。即使糾紛不能通過調解解決,也能迅速的轉入其他糾紛解決渠道。

      適當權威性。對投資者而言,行業協會的權威性高于證券經營機構,具備投資者信任的基礎;對于證券經營機構而言,行業協會更加注重柔性調解,希望糾紛雙方能達到共贏,有利于證券經營機構更加充分地與投資者協商并找到雙方滿意的解決方式。同時根據行業自律規則的規定,行業協會對失信行為的懲戒也為調解的效力及履行提供了保障。

      低成本。糾紛雙方通過行業協會進行調解,使糾紛雙方都避免因陷于訴訟或仲裁而付出更多的社會成本和經濟成本,促成糾紛雙方盡可能達成合意,同時為糾紛雙方的合作關系存續留有余地,極大地降低了糾紛雙方的社會成本和經濟成本。

      保密。與訴訟不同,調解的過程和結果具有保密性。證券市場對信息格外敏感,信息的不確定性有時會影響某只證券的價格乃至證券市場的穩定。因此,證券糾紛的調解過程以及結果未經得糾紛雙方同意均不對外公開,因而一般不會對證券價格及證券市場穩定產生影響。

      總之,行業協會建立證券糾紛調解機制能夠很好地彌補現有證券糾紛解決機制的不足,為證券糾紛的解決提供新的思路和新的渠道。

      優勢

      為建立證券糾紛專業調解機制,中國證券業協會(下稱“協會”)在研究國內外糾紛調解規則,梳理國內證券糾紛類型的基礎上,結合我國的糾紛解決傳統和政策法律環境,制定了《證券糾紛調解工作管理辦法(試行)》、《證券糾紛調解規則(試行)》、《調解員管理辦法(試行)》三項規則。協會此次制定的三項規則具有以下突出特點:

      政策法律依據充分

      協會本次制定的三個規則具有充分的法律和政策依據。在法律層面,根據《證券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證券業協會負責“會員之間、投資者與會員之間的證券糾紛的調解”;在政策層面,中央綜治委等16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深入推進矛盾糾紛大調解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規定“鼓勵行業協會設立調解委員會,調解協會成員之間以及協會成員與其他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在司法層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立健全訴訟與非訴訟銜接的矛盾糾紛解決機制的若干意見》明確行業調解組織的調解協議的民事合同性質,并明確了申請司法確認、國家公證、申請強制執行、申請支付令等內容;最近,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積極倡導建立商事糾紛的訴調對接平臺,也為證券行業專業糾紛調解機制的建立提供了契機。

      “調解范圍”具有前瞻性

      《證券糾紛調解工作管理辦法(試行)》規定,調解中心的受理范圍包括:會員與會員、會員與投資者、會員與其他利益相關者之間發生的證券業務糾紛。會員與會員、會員與投資者之間的證券業務糾紛直接依據《證券法》的規定,也參考美國等國家證券業自律組織的情況。隨著綜合證券業務及證券業的創新發展,會員與其他利益相關者之間的證券業務糾紛將越來越多,列入調解范圍既是實際工作的需要,也是前瞻性的規定。

      堅持屬地解決模式

      《證券糾紛調解工作管理辦法(試行)》規定“調解中心與地方證券業協會建立證券糾紛調解協作機制。具體調解工作,可依托地方證券業協會開展”。

      協會建立證券糾紛調解協作機制,充分發揮地方證券業協會的作用,在統一規則、統一機制、統一管理的前提下,就近、就地解決證券糾紛,實現證券糾紛調解的地方化。調解員由協會證券調解專業委員會統一聘任,證券糾紛調解中心統一管理;糾紛由調解中心受理,統一受理標準;調解員主持調解進程,調解員和地方證券業協會將向調解中心報送調解結果;調解中心統一回訪調解協議執行情況,督促會員執行調解協議。

      設置調解“前置程序”

      《證券糾紛調解規則(試行)》規定的調解基本程序包括調解申請與受理、調解員選定、調解方式、調解期限、調解終止等六方面內容。但在實際運行中,協會證券糾紛調解過程包括一個前置程序,即協會在接到相關投訴或糾紛后,先轉交地方證券業協會簡單協調,勸解不成的,地方證券業協會在征求雙方同意的基礎上,協助糾紛雙方向協會證券糾紛調解中心申請進行調解,協會調解中心正式受理后,才進入下一階段的正式調解過程。

      調解協議具有民事合同性質

      《證券糾紛調解工作管理辦法(試行)》規定,經調解達成的調解協議具有民事合同性質,其簽署、生效要件以及法律效力適用《合同法》相關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建立健全訴訟與非訴訟相銜接的矛盾糾紛解決機制的若干意見》明確規定“經行業調解組織調解后達成的具有民事權利義務內容的調解協議,經雙方當事人簽字或者蓋章后,具有民事合同性質”,以此理解,調解協議不需經調解員簽字和調解中心蓋章,即具有民事合同性質;該意見同時規定“經人民調解組織、行業調解組織調解達成的具有民事合同性質的協議,經調解組織和調解員簽字蓋章后,當事人可以申請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確認其效力。”意在指如需進行司法確認,則必須調解員簽字和調解組織蓋章。此次協會制定的規則從方便當事人的角度考慮,未在制度中要求調解協議必須加蓋調解中心公章。如果當事人因司法確認或其他原因可向調解中心申請在調解員簽字的調解協議上蓋章。
     

    責任編輯: aaron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