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研究探索>法人治理>社會組織質量監督路在何方

    社會組織質量監督路在何方

    來源:中國質量報
    2012-06-08

        知名品牌茶產品農藥殘留超標、知名化妝品品牌汞超標、知名日用消費品品牌鉛超標……近年來,隨著國內一大批社會組織對產品質量,尤其是重金屬、農藥等涉及人身安全指標的關注,大量消費者耳熟能詳的產品,先后因為部分指標超標而陷入“質量門”。

      由于牽涉到知名品牌的產品質量安全問題,很多社會組織的每一次質量報告發布,幾乎都引發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同時也引起了一片質疑聲。贊同者認為這些質量報告的發布,是社會組織進行質量監督的一種體現;質疑者則對質量報告的公正性、社會組織本身的合法性心存疑問,各方爭執不休。

      業內人士指出,目前中國的消費品安全事件層出不窮,中國消費者對質量安全重視程度日趨增大,社會組織越來越多地進入公眾視野,并在公共安全事件中發揮著監督者的作用。然而,如何保證“裁判員”自身的不偏不倚、獨立權威,如何讓社會組織質量監督的腳步盡快趕上發展的步伐,仍有一段路要走。

      質疑聲中的質量監督

      無論是引起巨大震動的立頓等9大茶品牌農藥殘留超標事件,還是備受關注的玉蘭油三重美白修護防曬乳和云南白藥美白祛斑晚霜等知名品牌重金屬超標問題,社會組織的質量監督報告發布之后,都是一片轟動聲加質疑聲。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社會組織進行質量監督的直接“武器”:質量監督報告。

      為何本應成為社會組織進行質量監督“致命武器”的質量監督報告,反而成為最大的爭議焦點?原因其實就在質量監督報告自身。

      國內社會組織發布的質量監督報告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委托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質量檢測,一般聲稱是具有國家認證資質的質檢中心,但往往不提供詳細信息;二是用自己設立的機構進行檢測,如達爾問自然求知社,就下設城市環境質量檢測與研究中心等機構;三是通過調查的形式發布。

      對于后兩種形式發布的質量監督報告,由于自身存在不足,一般都很難獲得企業的認同,也很容易成為爭議的焦點。對于第一類報告,本來是最具權威性和可信度的,但由于在細節方面語焉不詳,加上社會組織與企業雙方并未直接對樣本進行復審,因此也造成了“雙方各執一詞”的局面。

      除質量監督報告質量備受質疑之外,一些社會組織能否保證報告的公正性和自身的獨立性,也存在質疑。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經常有一些技術機構,打著發布質檢報告的旗號,尋求企業進行合作。有的還以發布質檢報告為名,對企業進行有償培訓。

      據了解,按照我國相關要求,如果一個機構出具具有證明作用的數據或結果,該機構必須取得國家認可的資質,證明該機構具有相應的質量檢測能力。如果沒有取得國家的資質認可而出具具有證明作用的數據或結果,則該結果將不可信,而且相應的組織機構還應當承擔法律責任。

      武漢大學質量發展戰略研究院院長程虹教授認為,我國社會組織的質量監督報告總體需要提升,這一點取決于這個社會組織本身的專業能力以及資金實力。只有是一個獨立的社會組織,并且又不需要依靠質量報告所披露的不良信息,而向這些對象收取費用,其報告的質量水平才能得到提高。總體來說,即使是在同一個領域,也應該有不同的社會組織進行公平的競爭,這樣才能成長起有公信力的社會質量監督組織,也才可能有高質量的報告,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亟須引導的力量

      隨著近些年食品、藥品以及消費品質量安全的備受關注和事件頻發,推行社會監管體系成為許多專家的建議。有些國家在這方面做出了一些值得借鑒的探索。就美國而言,由于政府監管機構容易失靈,美國政府于是一般不直接介入監管,而只負責有關食品安全的立法和政策制定,同時推行社會質量監管體系,其中食品行業協會和消費者是重要的執行者。這樣的機制是相當有效的,如2009年3月被曝光的強生嬰兒用品質量問題,就是由一家名為“安全化妝品運動”的非營利組織披露出來的。

      宏觀質量管理理論認為,社會組織某種程度上可以發揮著企業和政府這兩類組織不可替代的質量監督功能。社會組織的最重要的功能,在于彌補市場和政府職能的不足或失靈。作為法定的質量安全監管部門,政府承擔著公共質量安全領域的質量監管職責;作為質量安全的主體,企業需要進行自我質量監督,市場對其優勝劣汰。如同市場失靈一樣,政府質量監管也可能“失靈”,此時借助社會組織的力量,能很好地彌補這樣的“失靈”。

      目前,國內從事質量監督的社會組織主要有三類:一是行業協會,其中最為知名的當屬消費者協會;二是媒體,無論是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還是近期的膠囊事件,都離不開媒體的力量;三是一些NGO(非官方)組織和技術中心(機構)。其中第三類組織,由于其本身的復雜性,成為一支急需引導的力量。“從質量監督的角度來說,越來越多的社會組織從事這項工作是一種社會進步,也能對政府質量監督起到很好的補充作用,前提是這些社會組織的質量監督必須確保公平、公正,出具的質量監督報告經得起檢驗。”國家認監委的一位負責人說。

      “國內的NGO組織本身發育就不成熟,由于自身力量的限制,其發布的質量報告本身就質量不高;再加上這些組織又沒有對某一個產品領域的長期積累,其分析報告大量的是泛泛而論,當然就缺乏對消費者的有效指導。這既需要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更需要我國真正的成長起一批非官方、非盈利的自愿性社會組織。”程虹建議,我國必須建立公正、公信的社會質量監督機構,只有真正的獨立于政府、企業之外,才可能得到發育和成長。

    責任編輯: aaron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