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批評投訴>舉報投訴>不加入“協會”就砸廠子--中山打掉一欲壟斷鋼化玻璃市場欺行霸市團伙

    不加入“協會”就砸廠子--中山打掉一欲壟斷鋼化玻璃市場欺行霸市團伙

    來源:法制網
    2012-04-16

         案發地點:廣東省中山市黃圃鎮

      案發緣由:拒絕加入當地“鋼化玻璃協會”,受到“軟暴力”威脅

      “你要是不加入,走出去有什么事可別怪我哦。”聲音溫和,卻讓人不寒而栗。廣東省中山市黃圃鎮幾位經營鋼化玻璃生產的老板均在拒絕加入當地“鋼化玻璃協會”后,受到了“軟暴力”的威脅。更為甚者,此后運貨車半路被截停,工廠凌晨被砸。

      記者近日從廣東省公安廳獲悉,這一用打砸等故意毀壞財物的暴力手段迫使經營者“入會”,在鋼化玻璃行業欺行霸市的團伙被廣東省中山市黃圃公安分局端掉,并一舉抓獲涉案人員11人。

      當地企業必須入“會”

      中山市黃圃鎮是全國聞名的小家電生產基地,尤以廚衛產品為主。“鋼化玻璃在廚衛產品中應用極為廣泛,而且投入幾十萬元就可投資一間鋼化玻璃生產廠,因此吸引了三十余家廠企落戶。”參與案件偵辦的黃圃分局副局長黃衛華介紹,早期生意好忙不過來的時候,就給有一定資金的親朋好友指了條掙錢的好路子,一起在中山開辦了鋼化玻璃企業。

      “蛋糕就這么大,廠企多了,相互之間必然會爭奪市場。”黃衛華說,為獲取更大利潤空間,這些早期的企業就結成了利益同盟,協議成立了“鋼化玻璃協會”。會長劉某在黃圃經營鋼化玻璃生產已經十來年,因此客戶較多。

      記者從這份由11人簽名的“玻璃鋼化公司合約”上看到,當地的鋼化玻璃生產企業均被要求加入,入會費為3萬元,用于協會的日常運作;協會制定了產品加工價格,會員不能以低于該價格給客戶加工產品,違者將給予罰款處理。

      因為3萬元的會費,簽了名的陳老板反悔了,拒不繳納。2011年7月9日及15日、16日,其經營的鋼化廠接連遭不明身份人員強行闖入。

      “他們一行幾人每次都是用塑料袋提著水,對剛剛上好油、印上花色準備進行鋼化的玻璃潑水。”陳老板說,被潑水的玻璃只好重新洗凈吹干后再走一遍程序,“他們來去匆匆,每次僅僅兩分鐘時間,卻讓我白白損失了好幾千元。”

      “前兩次陳老板都報了警,就在我們對此立案偵查的時候,不堪滋擾的陳老板卻跑來銷了案。”黃衛華告訴記者。“能用錢解決的就花錢吧,誰知道還有什么不可預見的麻煩呢?”陳老板無奈地繳納了3萬元會費。

      擾亂市場破壞秩序

      讓新落戶企業不滿并拒絕加入的,還有該“協會”要求,新企業不得插足與老會員有合作關系的客戶,且價格必須高于老會員。“按照這樣的規定,我還哪來的客戶啊?”褚老板不干了,可緊接著倉庫就被人砸了。

      “去年底我的工廠還在籌備階段,就被‘協會’成員約談。”褚老板回憶,2月初,“協會”的骨干成員再次來電要求加入。“我還是沒同意,可沒想到,剛剛投產幾天的工廠就出事了。”

      2月17日凌晨,褚老板帶領工人正在加緊趕工,6人拿著水管沖進倉庫一陣亂棍敲打。褚老板對此非常氣憤:“我足足賠償了1萬多元!”

      收拾好殘局的翌日清晨,褚老板接到了“協會”骨干成員的電話:“你昨天晚上的生產怎么樣啊?”“要不是他們干的,怎么知道昨晚我家工廠發生了打砸事件?”褚老板馬上報警。

      “他們還預伏馬路,對不聽話老板的運貨車打砸,進入工廠破壞鋼化設備的傳送皮帶等,以此恐嚇要挾廠企加入其‘協會’,一度擾亂了市場公平競爭的秩序。”中山市刑偵支隊副支隊長朱俊宇表示。

      根據警方抓獲的參與打砸事件的犯罪嫌疑人交代,其正是受雇于老鄉何某,即“鋼化玻璃協會”的專職工作人員。多次對該鎮大岑村、吳欄村的三家鋼化玻璃廠進行打砸,每次“出工”打砸后收取一千至兩千元“辛苦費”。
     

    責任編輯: alva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