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批評投訴>舉報投訴>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真相調查

    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真相調查

    來源:公益時報
    2011-08-31

      在民政部官方網站的社會組織查詢中,并沒有“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這個社團組織。

       在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秘書長”孫小攀的名片上,通常還有一個職務——《中國現代企業報》民營經濟專刊主編。

      《中國現代企業報》由《農民日報》主辦發行,2011年,該報正式更名為《中國農村信用合作報》。而原《中國現代企業報》的工作人員,現已多半離職。記者通過多方聯系,采訪到了一位曾在該報工作的人員李志芳老師。

      李志芳對記者表示,當時確有民營經濟這個版面,但是不定期出版,“有時候幾個月也不做一期。”孫小攀找到報社的時候,聲稱該協會是備過案的,后來報社也了解了它的情況,知道他并沒有注冊的情況。但是當時《中國現代企業報》主要還是把精力放在了稿子把關上,并沒有去甄別這個協會的備案情況。孫小攀還聲稱與經濟日報合作過,也做了很多專刊。

      孫小攀向報社交納一定費用,然后在報紙上刊發一些企業的軟文稿件。費用有時候是企業直接打到報社。據了解,當時孫小攀組織了上千家企業,用了這樣一種形式組成了這個專刊。但是,“每期能有一篇該協會弄來的稿子就不錯了,大部分還是我們自己的東西。”李志芳表示,孫小攀不是報社的員工,他可能利用了報社的影響力。

      據了解,當時在《中國現代企業報》的最高領導才是“主編”職務。

      在一份名為“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工作報告(2011年4月1日)”的文件中,記者發現,2011年2月該協會“在商務部中國國際經濟合作學會的支持下,正式成立了中國民營經濟研究中心,商務部作為業務主管單位。”

      記者采訪了中國國際經濟合作學會,該學會一名負責人表示,學會與“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沒有具體的合作項目。“我們確實有中國民營經濟研究中心,是我會下設的一個部門,但不是與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合作成立的。”在記者的再三追問下,該負責人表示,研究中心是與一家公司合作建立的,公司的名稱為民企之家(北京)會議中心。

      而這家公司的辦公地址正是在北京朝陽區民族園路2號唐人街7樓,孫小攀是負責人。

      該負責人表示,學會只是對中國民營企業協會舉辦的一些活動和項目予以支持。而所謂支持就是“希望我們這邊的領導可以出席他們的活動。” 還有多少“國“字頭協會未登記注冊?

      2011年5月20日,從事企業文化、管理培訓等研究和服務的劉先明收到了來自“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發來的《關于邀請劉先明同志擔任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副會長函》,然而高達18萬元的會費,讓劉先明在其博客中表述了無奈和自嘲,“如果沒有"綜合會費"的因素,如果本人真地當上了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的副會長,那么,本人將繼續從職業咨詢、培訓的角度,為我國民營企業更多地做一些有積極意義和效果的事。”

      據了解,“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自稱為全國性非營利民間社團組織,于2004年10月成立。與“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一樣,該協會也未能在民政部“全國社會組織網”查詢到任何注冊信息。在其官方網站(www.wanzhong.org)協會簡介的內容中,《公益時報》發現,該協會成立7年來,先后舉辦多次論壇,出版會刊近100期。開展活動的名稱諸如“中國民營經濟高峰會”、“中國杰出民營企業家領袖人物”、“中國民營企業十大新聞”、“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等。

      記者調查后發現,中國民營經濟高峰會并非由“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舉辦,真正的主辦單位是中國市場經濟研究會。

      2011年6月29日,劉先明又收到了來自“中國民營企業家聯合會”增補其為理事會常務理事的“通知”。而這一次會費變成了3萬元/兩年,同時還可以被編入一本名為“慶祝建黨九十周年《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風采錄》珍藏版文獻”。

      與前兩者相同的是,在民政部的合法注冊的社會組織中,同樣沒有找到“中華民營企業聯合會”(www.zgmql.cn)的任何資料。而在該協會章程的第四章中,記者發現,這個冠以“中華”的協會,其總部在香港。

      按照香港政府頒發的《社團條例》內容,香港警務處為社團的主管注冊單位。根據條例內容,如果該社團完全在香港以外地方組織和運作,或者沒有在香港收取或索取社團費,則不能認定其為香港成立的社團。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與“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此類協會一樣,形形色色的“中國”、“中華”字頭的協會、聯合會比比皆是。

      位于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西街7號大院內的2號樓內,有一家被稱為“中國公益事業促進會”的組織。同樣,這家“中國”字頭的協會也沒有在民政部社會組織網上查詢到相關信息。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個大院就是被稱為“萬壽莊賓館”的原中組部招待所。大院內還有許多書畫協會、網絡媒體等組織單位;中國公益事業促進會秘書長張安全同時還擔任著中國黨建網聯絡部部長的職務,而中國黨建網就在這個大院的4號樓。事實上,經過記者調查后發現,中國黨建網本身就不是一個政府機構網站,而是一個業務范圍僅限網絡技術服務的民營公司。

      據了解,“中國公益事業促進會”不僅聲稱擁有一份報紙,還擁有一家“基金會”。在該協會網站(www.zggysy-cjh.org)上,可以看到一份由人民藝術新聞出版集團主管,中國公益事業促進會主辦,名為《中國公益報》的報紙。經調查發現,人民藝術新聞出版集團是一家子虛烏有的單位,而《中國公益報》是一份沒有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注冊登記或者備案的非法出版物。而在該協會網站上出現的“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其業務主管單位實為共青團中央。民政部注冊是前提,非法斂財必須取締

      根據國務院《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第35條規定,未經批準,擅自開展社會團體籌備活動的,由登記管理機關予以取締,沒收非法財產;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執法監察辦公室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如果說查證核實后,協會確為未注冊機構,將依法予以取締。同時,對其開展非法業務或經營活動獲得的相關所得將予以沒收。相關企業如果想索回繳納的會費將根據調查情況,查實后會予以返還。

      根據民政部相關規定,如果發現有協會存在未注冊登記、擅自開展社會團體活動的情況發生,公民可向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執法監察辦公室提交舉報材料,相關執法部門將開展調查,查實后將公示查證結果,對違法的組織予以取締。

      北京市民政局綜合執法監察大隊負責人接受采訪時表示,接受舉報材料后,監察大隊將根據材料內容,向國家民政部匯報并查實備案情況。同時,根據舉報內容到協會辦公地點開展清查工作,會與相關參與這個組織活動的單位和個人進行調查,情況查實后將立即取締該組織。

      據了解,除舉報人提供材料舉報以外,監察大隊還定期對所轄區域內的社會組織進行檢查,對較為重點區域的協會和活動給予監控。專家內外雙重監督,才能有效控制『假社團』

      北京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袁瑞軍認為,如果“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被查實為未注冊協會,那么可以認定這個協會開展的一切活動應為非法活動,其組織本身就是一個非法組織。

      袁瑞軍對記者表示,“參加這個協會的成員企業,如果想索回繳納的會費,可以通過民事訴訟方式來解決,但這個訴訟不針對協會,而是針對“協會”的召集人,即可能是理事長或者秘書長。”非注冊協會,本身不具備法人資格,不構成訴訟主體。如果訴訟,只能針對個人,索賠的基礎也只能是被訴個人的財產。“會費繳納的情況查證比較復雜,有的時候會費、會務費可能是以公司的名義來收取的,而開具的收據、發票在項目上會有不同說明,這是取證上的問題。”該負責人[M3]表示,這只是行政上的處理,如果說企業個人有意愿,也可以提起民事訴訟。如果構成刑事問題的將由司法機關介入調查。

      袁瑞軍對記者說,像“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這樣的非注冊組織在國內具有一定數量規模。他們鉆法律的空子,有時會以籌備委員會的方式存在。而任何協會在注冊成立前都擁有一段時間的審核期,而在這個審核期,很難界定這樣的協會是非法或者合法。內部與外部雙重監督結合,才能有效地控制這類“假社團”的出現。

      袁瑞軍認為,行業協會的監管應分為自律和他律兩個方面。自律來說,每一個會員都有權利和義務去監督協會開展的所有工作,在會員代表大會上,會員可以對協會領導層提出管理質疑,而作為協會管理的領導層應通過報告等形式,有義務接受會員的監督。協會也應成立監事會專門監督協會工作開展的各項內容,從而提出監督報告。他律就是民政部相應的管理機構要求協會每年提交年檢報告,對工作開展的一切活動做詳細的表述,同時由這些管理機構進行相應的審核。

      北京某高校民營經濟研究所石博士對記者表示,真協會也好,假協會也罷,企業或者會員要對你所加入的企業有著深刻的認識。并且,企業家應該知道一個協會的宗旨和意義。這個意義就是這不是某個人或某群人的組織,而是所有會員的企業。無論是繳納會費還是選舉罷免,這些都應該得到大部分會員的同意和贊成。“無論是行業協會還是研究組織,首先要承載服務功能,而這種服務功能應是企業需要的。”石博士認為,如果一個協會組織大家去開會、考察、搞些宣傳,這些企業自己也可以辦到,不見得非要由協會來組織。協會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應該做什么。

      微薄的會費有時候也會成為協會生存的主要障礙。袁瑞軍說,國家有一個標準,每年會費的收取應該在2000元以下。“如果會員單位認為這個錢比較少,在個人意愿上也比較愿意支持協會,會員單位應自愿達成一個約定,按照理事長、副理事長、理事單位等不同的標準給予相應的費用支持。少說5000元、8000元,多說五萬十萬也有。

      石博士也表示,“我們研究所的經費很大一部分來自企業的支持,某些與企業有關的研究項目有時會得到企業的青睞。當然,企業也要對這個項目予以監督。”

    責任編輯: merry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