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d8xyn"><tr id="d8xyn"></tr></div>

    當前位置:首頁>批評投訴>舉報投訴>華商協會被曝有七大獲利方式

    華商協會被曝有七大獲利方式

    來源:新京報
    2011-08-19

        知情人士揭華商協會有七大獲利方式

        華商協會主席盧俊卿勸募嘉賓支持“中非希望工程”,稱協會確在香港注冊為公司;參會嘉賓稱收益甚微

        18日,有多位知情人士向本報爆料,一位曾在天九儒商集團工作過的知情人士曝出,該協會有吸納會員、舉辦會議等七大收入方式。記者進行多方采訪,進一步揭秘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及其授權單位的運作方式。但未獲得世界華商協會主席盧俊卿的回應。

        如何開展業務?

        電話銷售人員約八九百人

        18日上午,在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位于海淀區蘇州街的辦公地址,其接待人員稱,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是經香港特區政府批準成立的全球性國際組織,中國大陸授權服務機構為天九儒商集團。

        其宣傳資料上顯示,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官網列出包括聯合國原副秘書長金永健等退休政界人物在內的51位高級顧問,還有包括陳光標 (微博)在內的67位企業家擔任協會副會長,茅于軾、厲以寧、樊綱等學者也被列為經濟顧問和金融顧問。

        18日,一位曾在天九儒商集團工作過的人士表示,他們要的就是這種震撼效應,激起企業入會的欲望。

        據這位爆料人稱,世界杰出華商協會運作的主要手段就是電話營銷。他們有個龐大的銷售團隊,約有八九百人。每月電話費就過百萬。

        電話銷售人員即協會秘書,他們通過吸收國內企業家入會成為會員賺錢。其談成一個入會會員銷售人員有2%至3%的提成。

        如何進行贏利?

        華商協會有七大獲利方式

        這位在天九儒商集團工作過的知情人士曝出,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有吸納會員、舉辦會議等七大收入方式。他稱,該協會以開展評選和會議為名收費,“評選收費幾萬元不等,且是給錢就能給你一個想要的獎項稱號。通過一系列活動,比如:世界杰出華商大會、財富領袖論壇、華商資本論壇等以評選和投資為幌子,大肆吸引企業參加。每個會議的收入高達數百萬至數千萬元不等。

        上述人士還透露,該協會連舉辦一場聯誼乒乓球賽,都打著政要參加旗號。一次參費要數十萬元。

        如何發展會員?

        重獎招募電話營銷人員

        據上述在天九儒商集團工作過的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內部管理、員工培訓十分嚴格。“基本是給員工洗腦”。電話銷售都愿意招剛來北京的外地求職者,他們非常敬業,每天打無數個電話。

        他透露,這些電話銷售人員基本上面對鄉鎮企業家、小老板。為說服他們,銷售人員都要強調入會好處,如可以和國家領導人合影,或通過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牽線搭橋,為企業招商引資。

        協會很了解新入職者心理,所以會打破慣例,提拔一些年輕營銷精英,給他們很高職位,如銷售總監。公司里還有專門的銷售教程,叫“話述”。如怎樣勸說企業老板入會,加入高級別職位,都有標準答案。

        而協會對于電話營銷的員工回報頗豐。據天九儒商集團在招聘頁面承諾,公司營銷人員最高可獲得28%的業績提成,管理者的管理津貼可達到團隊收益的4%。甚至所有員工都可憑累計業績獲得住房、汽車大獎等。

        會員有何收益?

        夫人子女可加入俱樂部

        當然,協會宣傳的諸多會員權利和禮遇才是吸引會員的最主要因素。

        18日,記者獲得了一份《杰出華商理事會成員邀請函》。這份2011年4月28日的資料顯示,入理事會成員需繳納的費用,按級別從1年期4900元到終身188萬元不等。(見表)當然,權利也不盡相同。

        以較高級別的理事長單位權利為例,加入理事長單位后,企業將獲得榮譽、基礎商務、金融、營銷、公關、傳播、國際商務、咨詢、權益保護等服務。

        令會員頗感“貼心”的是,世界杰出華商協會還對理事長單位的子女和夫人進行服務。如,第一負責人子女(20-35歲)可免費加入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第一負責人的夫人可免費加入儒商夫人俱樂部。

        ■ 現場

        盧俊卿:“給非洲捐過錢這企業家壞不到哪兒”

        作為項目執行主席,用15億在非洲建設100所希望小學,讓盧星宇(微博)這個生于1987年的富二代紅極網絡,其背后的發起單位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也被推至風口浪尖。而就在昨日,該協會主辦的“第七屆杰出華商大會財富領袖論壇”在北京會議中心低調召開。

        在杰出華商大會會場,協會主席盧俊卿對記者表示,他本人看到了社會上對于“中非希望工程”、“世界杰出華商協會”運作模式的質疑,會盡快做出書面回應。該協會確為在香港注冊的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有限公司,但同時亦注冊了世界杰出華商協會。

        領袖財富論壇低調召開

        18日上午,北京會議中心會議樓,安保人員重重把守,進出人員均需佩戴大會證件。會議大廳容納1000多位嘉賓。主席臺背景寬大的藍色幕墻上顯示“第七屆杰出華商大會財富領袖論壇”。大會主席盧俊卿與多位嘉賓主席臺就坐。其身著灰白色中式套裝。

        會議由知名主持人吳小莉主持,4臺攝像機全程攝錄大會現場。“這規格還挺高,不過‘盧美美’怎么沒來。”有嘉賓調侃道。

        一嘉賓稱收益甚微

        據一位參會嘉賓講,會場嘉賓大部分是“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理事會員。均交過年費或此次會務費用。

        會上,主席盧俊卿博士還發表題為“有關投資”的主題報告。但據一位黑龍江籍嘉賓講,他連續兩年參加華商大會,共交了6萬余元會費,收益甚微。只是認識了一些業內人士,并未如其宣傳所說與國家領導人見面,拓展高端資源。

        會上,盧俊卿還現場勸募嘉賓支持“中非希望工程”,他稱,這會讓華商很有面子,“給非洲捐過錢,掛個友好大使的頭銜,別人會覺得這個企業家壞不到哪兒去。”

        ■ 追問

        截留善款?業務員私募可獎2%

        前員工透露協會盈利之一來自慈善基金收入;業內人士稱其僅勸募

        18日,在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工作過的一位人士稱,該協會盈利之一即為慈善基金收入,如“中非希望工程”。業務員向會員私募善款,有2%獎勵。

        而盧俊卿之女、中非希望工程執行主席盧星宇此前回應稱,企業家把善款直接匯到青基會,由青基會按國家法律法規統一管理,“我們不管理款項,不涉及收取管理費的事情。”

        青基會秘書長涂猛介紹,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主席盧俊卿以天九儒商集團名義已與青基會簽署捐贈協議,10年捐贈1億元人民幣,每年捐贈1000萬元,2011年已按協議捐贈到賬1000萬元。盧俊卿的女兒盧星宇個人捐贈了100萬元。

        據慈善界一名業內人士稱,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扮演的是勸募者的角色,并不接觸會員企業的捐款,由會員企業和青基會直接簽訂捐贈協議,因此,會員企業捐多少錢,都將在協議上體現,在這個過程中不存在截流善款的問題。

        該業內人士稱,如果說,企業把錢交給世界杰出華商協會,讓其抽扣一定比例的費用,這個也是會員企業在愿意的情況下給錢,愿意被扣錢,這個第三方管不著。但至少保證,最后捐給青基會中非希望工程的善款是多少,就在協議里體現多少,并接受審計部門審計。

        中民慈善信息中心信息部主任宋宗合認為,如果在把錢捐給青基會以前,世界杰出華商協會要在會員企業捐的錢里轉手,也不無可能,只是這樣的情況下,肯定最終是以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名義捐款,與青基會簽訂捐贈協議。

        皮包公司?在港注冊1萬元搞定

        律師稱在港注冊協會公司后,可授權內地會務公司斂財

        18日,在世界杰出華商大會會場,盧俊卿對記者表示,他看到了社會上對于“中非希望工程”、“世界杰出華商協會”運作模式的質疑,會盡快做出書面回應。

        他承認,的確在香港注冊了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有限公司,同時亦注冊了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不過,記者未能從香港有關部門查詢到這個協會。

        注冊一家以協會為名的香港公司需要什么條件?

        18日下午,記者向一家代理公司咨詢。該公司一位劉姓小姐稱,注冊資本1萬元即可辦理香港公司。只需提供公司中英文名稱,經營范圍,董事、股東身份證復印件。所有手續8個工作日辦理完畢,代理費4988元。

        她表示,“很多客戶都是有協會之名的,在內地租個辦公室掛牌就行。”她承諾,這樣的協會公司,可以在大陸憑“協會”之名經營,“稅收、年審都在香港,不會查到的。”

        那么,在香港注冊協會公司,再授權大陸企業運作是否合法?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師認為,這樣的協會名目眾多,雖非民政部門審批,但其也應負監管職責。

        他告訴記者,北京會務公司有上萬家,一般要借某個協會之名舉辦會議,收取會務費,然后和協會分成。近幾年有的公司干脆擺脫協會,于是就在香港注冊個協會公司,再授權國內企業召開會議,這樣的公司實際上就是皮包公司。

        招聘資料顯示,盧俊卿旗下的天九儒商集團是一家集企業孵化、國際商務、培訓、會展、傳媒等多種產業于一體的大型咨詢業龍頭企業。


        ■ 講述

        “協會忽悠成分太高”

        18日下午,一位王姓房地產商找到記者,講述了自己和朋友們與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之間的“故事”。

        2008年左右,我第一次聽說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并不認識這個協會的人,但他們的營銷人員不斷給我打電話推銷入會。

        去年,我兩位曾入會的朋友都退出了。他們告訴我,參加協會舉辦的活動,只能在下面見到政要,沒機會互動,也無法獲得招商引資、推薦項目,繳納這么高的會費太不值了。

        我感覺,不少中小企業都入了這個協會,不明真相的以為有什么了不起。聽朋友說,河南一個開牙醫門診的私營業主來京參加協會活動,以為交了這么高的參會費,肯定包食宿,沒想到竟是吃住自理。那個老板交了食宿費后,連回家的錢都沒了,最后跑到別的商會求助,才討得回家路費。

        所謂的世界杰出華商協會,通過拉企業家入會獲利,而大多數企業家從中得不到什么。忽悠成分太高,我希望更多企業家看到真相,不要入會了。

        ■ 人物

        盧俊卿軌跡:政商人脈待價而沽

        2005年,43歲的盧俊卿創辦了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任執行主席。

        打開該協會網站,首頁掛著盧俊卿與各國政要的合影,十分顯眼。而“領導顧問”一欄則公布了一百余位知名人士。全國政協原副主席孫孚凌、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鐵木爾·達瓦買提、著名經濟學家樊綱、厲以寧,著名金融學家巴曙松等均在其列。

        盧俊卿通過什么方式結識了這些政要和名士?

        公開簡歷顯示,盧俊卿,四川廣元人。1982年至1985年在綿陽師專(現綿陽師范學院)中文系學習。畢業后在廣元旺蒼縣政府工作,1991年至1994年在中共廣元市委辦公室工作。其間,入中央黨校學習經濟管理。

        這次學習,是盧俊卿生命中一次重要的轉折點。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商界人士告訴記者,盧俊卿在北京學習期間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自此逐漸結交一些政要,其善于運作政商關系的天賦逐漸顯現。

        1995年,盧俊卿辭去公職,在成都創業經商。1997年又來京,創辦天九偉業國際集團。

        而創辦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后,政商人脈成為盧公開宣傳的賣點。該協會官網“友好往來”一欄里張貼了82張盧俊卿與各級政要的合影。包括美國前總統老布什、印尼前總統蘇西洛、泰國前總理阿披實等。

        綿陽師范學院的網站還介紹說,盧俊卿目前擔任中國協會大王、中華杰出女性協會主席、中國美女經濟理論奠基人、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執行主席、天九偉業國際集團董事局主席兼總裁。獲得美國普萊斯頓大學工商管理博士。

        盧俊卿本人所獲得的普萊斯頓大學博士學位也受到質疑,公開信息顯示,普萊斯頓大學在美國懷俄明州注冊,為一所營利性私立大學,在中國開辦多個遠程教育培訓班,課程除管理學等外,還包括周易、國學、佛學、養生等中國傳統文化。該大學進入中國已11年,頒發博士、碩士學位逾千個。(記者 劉澤寧 周亦楣 王卡拉)


        新京報社論:警惕“慈善”成為牟利的工具

        “中非希望工程”項目的利益譜系幾乎一片朦朧,希望相關各方繼續向公眾說明情況。只有用最苛刻的標準公開,才能澄清事實,挽救公信。

        “中非希望工程”事件繼續發酵。公眾的好奇心繼續被“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和“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牽著走。公眾質疑的正是,慈善平臺和這些商業平臺之間究竟有何關系,是否存在利益勾連。

        近年來,國內慈善事業的發展雖是高歌猛進,卻也在很多時候泥沙俱下。現在,尤其警惕的是把慈善當做牟利的工具。

        “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官方網站上的組織結構圖顯示,“中非希望工程”和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儒商夫人俱樂部、天九儒商投資集團等都是“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平級的下屬機構。這種盈利機構與非盈利機構混雜的組織結構,非常令人困惑。

        很多企業家和知名企業也搞慈善活動,他們要么以項目制、要么以獨立基金會的方式運作,但不論是采取哪種方式,這些慈善項目皆能保持相對的獨立性,與企業的經營業務無關,更是獨立于企業的組織架構之外。機構不獨立,慈善怎么能純粹呢?“中非希望工程”能否保持充分的獨立性和公益性,就是令人擔憂的事情。

        這種擔心并非空穴來風。記者獲得的一份“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宣傳資料顯示,在俱樂部服務內容中,會員將有機會與全球政要互動交流,還將在慈善公益活動中“實施協會發起的希望非洲工程”。如果“希望非洲工程”成為交錢才能入會的“未來領袖俱樂部”的服務內容之一,那“中非希望工程”能否徹底擺脫“投資回報”的嫌疑呢?

        再比如,一位曾經參會嘉賓向記者爆料,就在18日盧俊卿還現場勸募嘉賓支持“中非希望工程”,他稱,這會讓華商很有面子,“給非洲捐過錢,掛個友好大使的頭銜,別人會覺得這個企業家壞不到哪兒去。”

        對于這些質疑,盧氏父女或許都應予以回應。

        現在,很多企業家搞慈善,也有一些“私心”。他們或者把慈善當做謀求商業利益的“敲門磚”,或者,想在從事慈善的同時也能賺到錢,如郭美美事件中曝光的中紅博愛,就是如此。總之,很多人試圖通過一些所謂的“模式創新”將公益和私利兼顧,讓慈善和企業家實現共贏。這么做不可避免落入慈善倫理的悖論之中。

        一個最基本的常識是,即便從事最純粹的慈善事業,都要承受強大的道德壓力和社會監督壓力,容不得有半點瑕疵;那些想通過慈善公私兼顧的,無疑將承受更加苛刻的監督。或許,要贏得公眾的信任,不但其慈善項目賬目要一筆筆公開,甚至私人企業的賬目也要一筆筆公開。

        這種模式下,企業家支付的成本相當高昂,而且道德風險極高。事實上,現實中很難做到。很多人不但難以達到其所宣傳的良好目的,反倒是利用慈善牟利,玷污了慈善,嚴重損毀了慈善事業的公信。慈善界也應該認識到,這也不過是一種飲鴆止渴的發展方式。

        現在,“中非希望工程”項目的利益譜系一片朦朧,希望相關各方繼續向公眾說明情況。只有用最苛刻的標準公開,才能澄清事實,挽救公信。

     

    責任編輯: merry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